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皮海洲:新股定价回归理性?市场化博弈之路还很漫长

皮海洲:新股定价回归理性?市场化博弈之路还很漫长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进入5月,新股发行市场上传来理性的声音。5月4日晚间,创业板新股中科江南和普蕊斯披露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发行的公告,发行市盈率都显著低于行业平均市盈率。其中,中科江南采用网下机构询价方式定价,最终确定的发行价格为33.68元,发行市盈率为24.36倍,明显低于其行业市盈率45.69倍;普蕊斯采用定价发行方式发行,最终确定的发行价格为46.8元,发行市盈率为48.75倍,也显著低于其行业市盈率72.13倍。

  自从去年9月18日新股发行定价新规正式发布以来,新股发行越来越呈现出“三高”发行的态势,不仅新股发行价高,而且发行市盈率也高,同时也出现了高超募现象。而伴随着“三高”发行的出现,进入4月,新股上市出现了大面积破发,甚至是深度破发现象。新股上市首日破发幅度就达到了30%以上。与新股大面积破发、深度破发相对应的是,新股弃购现象也越发严重,如纳芯微发行遭网上投资者弃购约7.78亿元,投资者弃购数量占发行总规模的比例为13.38%,而网上弃购比例更是高达38.76%。不论是弃购金额、网上弃购比例还是整个发行弃购比例,均创A股市场新高。

  正是这种新股破发与新股弃购,传递到新股定价环节,终于迎来了“三高”发行的回落。因此,中科江南和普蕊斯发行市盈率的回落,也就是市场博弈的结果。可以断言,如果没有之前的新股深度破发与大规模弃购,就不会有中科江南和普蕊斯发行市盈率回落局面的出现。这是一个好的现象,是新股发行市场回归理性的第一步。

  
  但也仅仅只是迈出了第一步而已,就此断言新股发行定价回归理性还为时尚早。毕竟中科江南和普蕊斯还只是两只新股,两只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低于行业平均市盈率,目前还只能算是个案,还不能认为是普遍现象。作为一种理性的回归,它应该是一种普遍现象。毕竟新股发行市盈率高于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这是非常不合理的现象,也是一种价值扭曲的现象,就像地价高于房价一样,这就注定了破发与弃购。因此,作为一种理性回归,其标志应该是让新股发行市盈率低于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成为一种普遍现象。

  不仅如此,中科江南和普蕊斯两只新股虽然发行市盈率低于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但其本身的发行市盈率并不低。如中科江南的发行市盈率虽然只有24.36倍,明显低于其二级市场行业市盈率45.69倍,但仍然略高于传统的“不超过23倍市盈率”的发行水平。至于普蕊斯的发行市盈率达到了48.75倍,这显然并不是一个偏低的发行市盈率水平。因此,尽管中科江南和普蕊斯两只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低于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水平,但这并不意味着两只新股的发行就已经回归了理性,而只能认为是在回归理性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而且尽管中科江南和普蕊斯两只新股的发行市盈率显著低于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水平,甚至不排除在后续的新股发行中,还有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会低于二级市场行业平均市盈率水平,但我们要提防的是,这并不是真正的回归理性,而只是阶段性的回落而已。一旦股市行情变暖,投资者又会好了伤疤忘了痛,新股发行的市盈率又会大幅回升。
  所以,新股发行定价回归理性,从市场博弈的角度来说,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反复的过程。只有在反复的博弈过程中,投资者真正总结了教训,投资者真正被“教训”怕了,对新股发行有了敬畏之心,投资者才会走向成熟,新股发行定价才会真正回归理性。因此,目前断言新股发行定价回归理性显然还为时尚早!   当然,要让新股发行定价回归理性,除了市场的反复博弈之外,制度的完善也是必不可少的。为什么去年9月18日新股发行定价新规发布后新股发行越来越呈现出“三高”发行的特性?究其原因就在于新股发行定价新规有助推新股“三高”发行之功效。比如,新股发行定价新规将高价剔除比例从原来的不低于10%调整为不超过3%,不低于1%,报高价者剔除比例大大缩小,这就给报高价者提供了巨大的生存空间,从而推动了新股发行价格的走高。可以说,这是制度性引导新股高价发行,这种做法显然是不合适的,有必要予以纠正。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